P话多 | 这个不想未来的导演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1-21 04:23

-能聊天的人越来越少-

认识周浩二十年,追看他的记录片有十年。

两个月前,我主持周浩和奥斯卡最佳短片导演得主马丁的对话之后,开始当周浩的粉丝,在朋友圈里无情表白,给老朋友们凭添喜庆。

白羊座的周浩,有趣,直接,感性,温暖,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并存,可以和他影片中特有的悲悯和隐忍相互参照。

我在白羊座男人面前总是像个智障而无可救药的蛾子,越接近越沮丧。这次也不例外。

聊到中场,我被自己的无趣搞得心神不宁。反复用周浩在我们集火演讲时的那句名言鼓励自己:再困难也要把炮打完。

就这样,一场好玩的炮击运动被我剪成不三不四的采访。

——Judy

周浩

纪录片导演。纪录片《厚街》2003年获云之南纪录影像展“新人奖”,纪录片《高三》2006年获第三十届香港国际电影节“最佳纪录片人道奖”,纪录片《棉花》获得第51届金马奖最佳纪录片,纪录片《大同》获得第52届金马奖最佳纪录片、第三十一届圣丹斯电影节评委会特别奖、第九届亚太电影大奖最佳纪录片奖。

“P话多”第6期

这个不想未来的导演

对话完整版

别人允许你进入他的生活已是福报了

Judy:这件衣服怎么着,除了颜色外,没有形状。

周浩:我的注意力会被分散……仿佛看到了你20年前的样子。

Judy:现在除新疆的片子以外,你还有什么片子在拍?

周浩:好几个。比如一个股民,比如在贵州山村跟拍3个女孩到第3年了,她们的故事开始自然流露,有了一些戏剧化的变化。我们做纪录片,主要去熬……

Judy:跟时间熬,看能熬出个什么事儿来。

周浩:也不是那么苦,就是一定要熬,付出了一点,老天会给你回报。

Judy:你说像你们没受过专业影像训练,靠着对生活的理解或自我认知拍片子,对我的触动特别大。

周浩:一种很本能的反应。有人喜欢用文字表达,有人喜欢拍照片,对我而言,纪录和影像就是一种手段,通过这种手段跟世界链接。有机会以此为职业,把我的人生经验拿出来跟大家分享,还能换来大米,是多好的一件事情。

Judy:就像你说的,有些事情永远无法得到真相,但真诚最重要。

周浩:拍片的人不是上帝,不可能全知全觉地感受别人的生活,别人允许你进入他的生活已是福报了,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态跟世界发生关系。这种发生关系的方式本身可以反证我的存在,虽说我们在拍别人,实际上都是在证明自己。

到这个年龄,更要意识到,所谓何可为何可不为

Judy:你当时一直是摄影师,后来去拍纪录片了,这跟你的职业还是跟生活方式有关,还是想转行?

周浩:我做摄影师不那么得心应手,有一些匠气,有一些先入为主的观点,好像是突破不了,碰到一些机遇觉得可以走一走。1999年~2000年那会儿,在南方周末的收入已相当可观,突然间转行后,的确相对窘迫。这个家应该怎么支撑,每年挣好多钱回家,没去想这样的问题。前几年经济状态并不好,但也没觉得是一个特别大的压力,不会为那个东西奔波。

Judy:真正牛逼的男人都是这样,不会为钱奔波。

周浩:话是这么说,毕竟跟别人在一起生活,一定有压力,总归要想孩子上学要花多少钱。女人会想未来,我不想未来,顶多策划下个月做的事情,不会想明年要做的事情,让自己充满着傻劲地往前面走,不管前面是什么。就像昨天说,我的片子会透露出很多悲观的成分,这并不影响我往前走,也并不影响我做片子。人生是苦难的,苦难中的每一次经历都是你的财富。

Judy:你也说过,如果片子完全按照预想发展下去,会觉得那个片子比较无聊。

周浩:如果拍片子,你进入场景,所有的事都是预先设想的,都不能给自己惊喜,怎么能给观众惊喜。

Judy:所以你的生活也是。如果不给自己惊喜,那我如何充满热情地走下去,是不是随时都在寻找这种感觉。

周浩:是在寻找变化,喜欢变化,不喜欢一成不变的生活。

Judy:目前手里的片子拍完后,有没有想过后面拍什么,是机会来了再拍,还是有拍摄计划?

周浩:有大的方向,当机会来的时候,也会有选择,这个阶段的诱惑非常多。比如今天上午有人给我打电话,说是明年上院线的512地震的片子,还不知道接不接这个活。机会不断地来,更多是在做选择;到这个年龄,更要意识到,所谓何可为何可不为,这是人生最大的选择。如果什么都想要,又想发财,又想有成绩,不可能天下的便宜都被你一个人给占着。

炫耀厨艺就跟八卦一样,是一个永恒的话题

Judy:现在还做饭吗?我知道周浩特别会做饭,特别是酸汤鱼做得特好。

周浩:做饭也就是一个人生活以后,很不愿意一个人上街吃饭。

Judy:对,我也是。极少一个人出去吃,如果非要去,就去吃自助餐。

周浩:我连自助餐都不会吃,一定都自己做。我做饭的速度非常快,经常晚上吃什么不知道,打开冰箱有什么就做什么。

Judy:充满创造力地去吃。

周浩:经常在半个小时候前都不知道今晚吃什么,只要冰箱里有食材,一定会拼凑出一道美食,绝对不是滥竽充数。

Judy:你经常在朋友中炫耀厨艺,大家也都品尝过。

周浩:炫耀厨艺就跟八卦一样,是一个永恒的话题,也是跟朋友相处的一种方式。大家为什么一定要严肃地面对彼此,露着一张老脸呢!

Judy:是啊,跟你认识这么多年,也没有特别深入的交往,但我对你能做菜这件事情是佩服得不得了。有个大咖说过,如果他连菜饭都不会做,就不要去做别的艺术了。

周浩:这是一种自我管理,还是蛮重要的。如果一个不能很好管理自己的人,很难想象他会是一个有序的人。我希望人生是相对有序的,希望未来有惊喜有意外,但希望那种惊喜能有序地达到,在可控的范围内,并不希望生活失控,让我至少有信心生活下去。

大同世界到底存在吗

刘洋:第一次认识周浩,是在白夜看周浩的纪录片《龙哥》。

周浩:那片子很糙。

刘洋:糙倒挺好的,但最后好像一大半人都没耐心了,在白夜看得人越来越少。

周浩:纪录片的确跟八点档电视不一样,需要心境才看进去的。

Judy:你得跟着情节,跟着人物走。

周浩:电影实际上是你愿意被虐,购买了90或100分钟的时段,请君入瓮。

刘洋:我小时候在山西长大……

周浩:对山西的地产文物特别有感觉的。

Judy:耿(耿彦波)学建筑的吗?

周浩:当然不是,是学中文的。

刘洋:他在太原弄得也不怎么灵光。太原政治生态比较复杂,也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。某种层度上讲,他还是一个积极的、非常想作为的人,做出来的结果有各种各样的说法。大同是一个资源枯竭的城市,也不是你做就有理想化的结果。

周浩:作为知识分子,自然可以轻松地去批判。操盘的时候,实际上这个社会不是单一的、二元的,是一个特别复杂的状态。片名叫《大同》,是我特别喜欢的一个名字,一方面是这个城市的名字,一方面是想问大同世界到底存在吗,或者我们这个社会的发展、一个城市的发展究竟要一个什么样的行政官员。

刘洋:耿彦波那是一种方式,某种程度上耿彦波也是一个挺孤独的人。他想有作为,但没有架构力量,机制也不是完全支持他。有人觉得他好像是强势的,他有非常弱势的一面。

周浩:中国一个做文物的泰斗型人物说过,对他们保护文物的人来说,希望能多几个像耿彦波这样愿意听他们意见的人。那些文物保护泰斗们也认为,要保护文物的话,必须要找到一个能对话的人。中国特别缺乏这种人,做文物保护的人感到乏力,有心但根本无法施展抱负。

刘洋:需要强势的人出现,呼唤一个这样的人,在小的范围进行某种推动,这是一个悖论。

关于周浩的新纪录片《7%》

《7%》记录了腾讯“绝艺”的诞生,及其在日本AI围棋比赛中夺冠的全程——一群技艺超群的IT工程师是如何用电脑打败了其它机器人对手和超一流围棋选手的。周浩说,片中12个人没有一个人会下围棋,他们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秒超世界顶级棋手,这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话题,这部片子对认识未来世界有帮助。

👇“P话多”节目视频也会同时在以下平台发布哦

总策划 | Judy导演 |杜一拍摄 |小侯剪辑 | lhy

编辑 | Hato小妖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